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青缇未曾想过自己有有一日竟会修仙,且只待今日瑶池洗去凡尘再去大罗天青云殿拜过东君,他便是将成为一个仙。
   
    叶青缇犹记得,自己为人的那一世已是四百多年期前。他生于晋朝叶氏,乃永宁侯府的嫡长子。永宁侯府以武传家,每一代永宁侯府皆是死在战场上,他爹在三十五那年血溅沙场,他袭爵时年方十七。
   
    彼时晋朝已是强弩之末,高门子弟泰半纨绔,叶氏子孙却实打实是一众烂葱头里的一窝好葱,叶青缇更是这窝好葱里头拔尖的。照理说叶青缇长得俊,品性好,门第又高,档位京城诸名门择婿的首选,奈何自晋朝建朝以来,永宁府出了名的多寡妇,真心疼女儿的世家大族都不大愿以嫡女相嫁,以指代代永宁侯皆是婚姻艰难,只得寄希望于皇帝赐婚。
   
    叶青缇袭爵时,正值边地祸患不歇,是以袭爵后的叶小侯尚来不及等到皇帝的赐婚娶上媳妇儿,便开往战场镇守边关去了,这一镇就镇了五年,彻底将扰边的鞑靼族给端了。
   
    叶青缇建了奇功,皇帝自然高兴,待他归京后不仅对永宁侯府大加封赏,还将齐国公府嫡出的大小姐赐婚给他,又赐一美人为妾。本朝前代皇帝中倒是有爱赐臣下美人的,但今上活了四十多年在位二十多年却从未赐过美人给臣子,他虽是武将不若文官在官场上的心思绕,此事也感觉有些蹊跷。
   
    一番暗查下来方晓得,赐给他的这位美人竟是皇帝宫中储着的一位陈姓贵人,原本并不得宠,只因在四年前韦陀护法诞上救了不慎落水的今上,倒令今上对她青眼有加起来。据说陈贵人不得宠时对今上仰慕得要死要活,却不知为何,待今上对她情深起来,又是一副冷淡做派,处处惹怒今上。更有一桩内帷私密,说即便陈贵人一副冷脸,今上也甚为宠爱,宠她四年,这四年间陈贵人却一晚都未让今上近过她的身。
   
    彼时叶青缇正坐在墙头喝酒看月亮,听暗探说到此处,手中的酒坛子啪一声摔碎在地上,愣了良久道:“倒是位奇女子,既然她这样今上都忍了,她还能犯上什么大错,叫今上将她赐我为妾?”
   
    暗探斟酌片刻方道:“她给……贵妃娘娘写了封情书。”
   
    抬妾不若娶妻,从纳彩到迎亲,依着六礼走下来,将媳妇儿娶进门惯着数月,迎个妾进门不过选定日子从后门抬进来即可。叶青缇自小一心扑在战场上,难得对风月事有什么兴趣,然于这位陈贵人倒是颇有几分好奇。陈贵人进门这一日,叶青缇下书房时虽已是深夜亦打算去碧云院会会这位奇女子。
   
    因懒得折腾丫头婆子们前来开院门,叶侯爷直接从碧云院的墙头翻了进去,脚未粘地,却听见一声银铃般的轻笑,循声望去,眼前铺开一方碧色的荷塘,塘中莲叶田田,数丈之外,竟有白衣女子脚步轻盈,正踏水踩莲逐塘中的萤火虫。
   
    银色的月光下,那女子偶尔转过脸来,舒展的黛眉间一朵花钿,明眸似溶了星辉,唇间一抹笑靥令绝色的脸愈增其妍。叶侯爷脑中轰的一声,少年时读过的两句文章蓦然撞入心间,彷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他翻墙落地时落在一株老梨树后头,无意中踏出一步,踩中树下一截断枝,静夜中平啪的一声格外引人注意。果然见塘中的女子脸上现出惊慌,一道和暖白光直向荷塘中的水亭,白光后女子倏然无踪。
   
    他匆忙赶至荷亭,亭中一位青衣女子揉着惺忪睡眼从一个石凳旁边站起来,青衣女子一张圆脸,模样只能算清秀,呆呆望他半响道:“叶侯爷?”他却注意到女子额间的花钿。不,那并非花钿,看上去更像胎记,极艳的一朵花,似展开的凤翎,和方才白衣女子额间的一模一样。
   
    他长年驻守边地,什么样的稀奇事没有见过,看她扮无知扮得可爱又可笑,迷了眼睛开门见山向她道:“你是妖?”
   
    他其实觉得她会否认,像他二十岁那年在边界一个村子里见过的嫁与一个猎户的蛇精,即便尾巴都露出来了却还委屈的极力狡辩。但她只是愣了半刻,愁眉苦脸问他:“我这样的,看着竟像是妖?”不及他回答又长叹一声,“如今混的越发不像样了,从前还只是额间花被判做朵妖花,如今连真身都被人认作是妖。”叹完又追问他,“我果真像妖?我哪里像妖?你有见过长得像我这样漂亮的妖精吗?”
   
    正因她美得不似凡人,他才笃定她是妖,她却问他有见过她这样漂亮的妖精没有,他心中一动,虽觉得这个推测有些离谱,却还是眼中含笑问她:“难不成你是天上的神仙?”
   
    她抿了抿嘴:“你们凡人是不是都以为只有天上有神仙?我不是天上的神仙,是青丘之国的神仙,东荒你听过没有?我是东荒的神女凤九。”
   
    她说这个话的时候,清澈的眼中跳着揶揄,虽顶着陈贵人一张圆脸,却叫人忘了那张脸而只看到她清澈的眼睛。
   
    他胸腔内一颗心剧烈的跳动起来。
   
    叶青缇活了二十三年,从不晓得情是什么,初识情滋味,却是爱上一位神仙。这位神仙长得美,性子活泼柔顺,厨艺高超,喜舞枪弄棒,同他很谈得来,据说此回专程下届,乃是为他们的今上造一个情劫。
   
    她问他:“哎,你懂不懂什么是造劫?我其实不是专司造劫的,哪晓得这么背运,本来下凡报恩来着,结果遇上我姑姑来改人的命格,一时不慎被牵连进去。”她同他抱怨皇帝,“司命非得要我临时抱佛脚来给他造情劫。你明白我的辛苦吗,司命给我一本戏文,上头那些负心小姐们作践才子的法子我都用尽了,他竟然依然对我情深不悔。”她打了个冷战,“我没有办法,只好出个下策,给他的贵妃写了封情信。”她叹口气:“这种事情我都做了,你说他难道不该赐条白绫或赐盏鸩酒给我吗,他到底怎么想的才能将我赐给你做妾啊,搞得我此时走也不敢走,还怕连累了你!”
   
    她将他当朋友,诚诚恳恳地同他发牢骚,他就提着酒坛子边一口一口灌酒边笑。他记不得在何处曾听过一句话,说仙本无情,做神仙的既无七情又无六欲,他爱上个神仙,注定是无什么结果。他有时会恨那一夜他为何动心,又恨那一刻心动为何竟能延绵五年,深深扎入肺腑,让他欲除无门。他彷徨过,挣扎过,去听国师讲过道,亦去随高僧坐过禅,但末了还是想到她身边,哪怕远远看着她也好。她说她是来为皇帝造情劫,又何尝不是为他造情劫。
   
    他其实不想给她什么负担,原想着这份情到他临老临死就随他一并掩入黄土,可真到了临死的时刻,他却未能压抑住。
   
    自陈贵人伤了皇帝的心后,皇帝开始喜研道法,尤信重一位老道士,还将此道封为国师,修了个皇家道观,每月十五与国师于观中坐而论道。
   
    他也是在那一夜方知此道却是个恶妖,看中了皇帝的魂魄意欲占来炼丹,潜心图谋五年,打算趁着该夜这个近十年难见的至阴天象取了皇帝的命,是以在皇帝依常例来观中论道时,水到渠成地提着妖刀岚雨朝皇帝发了难。
   
    他没想到她手中长年系着的银铃却是感知皇帝危险的法器,他也没想到神仙竟能有情。妖刀岚雨劈头朝皇帝砍过去时,她脸色分明苍白,扑上去为皇帝挡刀时一声“东华”几乎裂肺撕心。皇帝不叫东华,那是他第一次听到东华这个名字。她毫无犹疑挡在了皇帝跟前,而他毫无犹疑地挡在了她的跟前。
   
    岚雨的刀尖扎进他心肺,刀刃却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他怕刀尖穿心而过伤到他身后的她。
   
    妖道死在她反手挥出的剑下,观外的侍卫姗姗来迟将皇帝团团护住而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她怀里。
   
    她同他唠叨时他一向爱笑,临死前他苍白脸色却依然带笑:“他们说……神仙无情,我便……信了,其实……神仙是可以有情的,对……否?”
   
    他见她哭着点头,就生了妄心:“今世……已无缘,可否……能与你结下……来生之约?”
   
    她仍是哭,眼泪落在他的脸上,却没有给他他想要的回应,她哽咽着说:“青缇,我欠你一条命,定还给你。”
   
    “青缇,我为你守孝三世。”
   
    “青缇,你,安息。”
   
    他爱她至深,为她舍命。但世间本无此理,说舍去一条命便能换来一段情。
   
    他想,她明明说仙者可以有情,却不愿将此情给他。她哭着说她会还他,命可以还,情也是可以还的吗?
   
    而两百年前,他自幽冥司醒过来时,方知晓时移事易,凡间早已换了天日。他死后七年,边戎族西征,京城被占,晋朝覆亡,太子率宗室南迁,重建一朝,曰南晋,偏安一隅百来载。
   
    他原本是早该作古的人。是她给了他一副仙躯,她一半的修为,一缕永不须再入轮回的魂魄,一个凡界帝王倾举财富也无法求得的仙品。她说她还他,她就真的还了他。
   
    冥主谢孤栦拎着个酒壶摇晃:“你对凤九之情,我约莫听说过一些,但既然重生为仙,从前之情便如大梦一场,且忘了罢。她给你这许多,也是想尽可能还你对她的情。你救过她的命,东华帝君也曾救过她的命。当年还帝君,她是拼了命地想以身相许,还你,却是舍命拿频婆菓再渡你半身修为。报恩之法如此不同,你说是为何?”
   
    看他久久不答,轻叹道:“并非帝君是神尊而你当初是凡人,不过是,一个是她所爱,一个非她所爱罢了。她同帝君纠缠了数千年,说放下也说了无数次,却没哪一次是真放下了。”将壶里的酒倒入杯中,不顾方才一阵摇晃生生摇坏了口味,一口一口饮尽道。“她思慕帝君,这么多年来已成了本能。你忘了她,对你才是好的。”
   
    两百年后,当他在九天瑶池重逢凤九时,终于明白当年谢孤栦此话中的含义。
   
    她比当年在凡界时更美,他见她时面上喜色惊色并存,她亦带笑看他,如同当年般唤他青缇,但笑意中却藏着疏离。
   
    瑶池畔只他和她两两相对,近些年因奇缘而飞升为仙的,只他一人。
   
    洗尘礼倒是简洁,她念祝语时却有些心不在焉。礼毕后一个小仙子提着裙子来请她,眨着眼睛向他:“帝君请殿下先去青云殿旁的琉璃阁坐坐。”
   
    他瞧见小仙子仅说出帝君二字,便让她一瞬失神。
   
    他不是没有听说这些年她一直躲着东华,不是没有想过谢孤栦或许看走眼了,这一次她已真正放下了帝君。
   
    但,即便真正放下了又如何,她听到他的尊号依旧会失神。若非本能,便是还有情,若是本能,便更令人心惊。
   
    她回神时同他作别,道以后同僚为仙,彼此多照顾。
   
    他看她良久,只答了个好。
   
    目送她的背影渐渐远去,他亦转身。或许他们的缘分原本便是如此,在凡界相遇,在天庭分别,他想,其实这也足够了。
   
    琉璃阁是座两层楼阁,位于三十六天大罗天,紧邻着青云殿。东华帝君每年仅上一次朝会,便是五月初五在青云殿给众仙定阶冠品。
   
    往常众仙拜辞帝君后,有时会上琉璃阁坐坐。
   
    但今年琉璃阁却没有仙者登楼的动静,凤九坐在琉璃阁二楼喝茶,猜测可能因楼下镇守了位大马金刀的小仙娥。
   
    这位小仙娥举止上不如天上的其他宫娥般如模子里刻出来似的规矩,领凤九来的一路上十分活泼,既不认生也不拘礼:“殿下虽不识得奴婢,但奴婢却早就听闻过殿下呢,奴婢是梵音谷的一头小灵狐,我们梵音谷很美,殿下说是不是?”
   
    从前凤九就嫌天上的宫娥一板一眼,这个小仙娥性子却喜辣,倒是颇得她意,遂开口称是,又笑着问她天庭有什么近况。
   
    小仙娥叹口气:“奴婢伤好了曾在三殿下的元极宫当了一阵差,后来司命星君处缺人手,奴婢就又去司命星君府上当了一阵差,再后来因殿下与帝君的成亲礼有些忙碌,重霖大人又将奴婢要了回来。奴婢在这三个地方当差,照理说消息该最灵通,但眼见得近况却只有一则,司命星君常念叨殿下,连宋君常提起殿下,帝君他……”
   
    话到此处故意卖了个关子,却见凤九无意续问,小仙娥垂头有些气馁道:“奴婢在重霖大人跟前服侍,其实不常见帝君,但听闻帝君这两百年来并不大待在太晨宫,大多时候都在碧海苍灵,重霖大人说,那里才是帝君家里,有帝君怀念的时光。”
   
    凤九脚底下一顿,但并未停得太久,小仙娥话落时,她已移步上了琉璃阁金石做的阶梯。
   
    楼下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时,凤九瞧着窗外飘摇的曼陀罗花,却觉内心平静。她手中一只茶碗,茶汤泛着碧色,令人偶起诗兴,若是个擅诗词文章的,此时定可咏出佳句,凤九唯记得一句,还是无意从苏陌叶处听来,叫作春眠新觉书无味,闲倚栏杆吃苦茶。
   
    凤九抿了口茶汤,手中这盏茶倒是不苦。
   
    故人重逢,多年后再见,戏文中都是如何演?大多该来一句“经年不见,君别来无恙否”罢
   
    紫袍映入眼角,鼻尖传来一阵药香,凤九微微抬头,两百年不见,果然如姑姑信中所言,东华他清减了许多,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但精神瞧着还好。
   
    他有些微恙,别来无恙这话此时就不大合宜了。凤九伸手多拿了个茶杯,问他道:“喝茶吗?”
   
    东华走到她身边矮身坐下,一时没有什么动静,眼中只倒映出她的影子,目光专注。他在看着她。
   
    凤九将倒好的茶推给他,斟酌良久,轻声道:“你其实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地寻我,我不过出门历练历练,早晚有一日,你我会在仙界再见,尘封瑶池……着实没有必要。”
   
    他眼中平静,如她一般轻声道:“若非如此,你会出现吗?”他轻叹,“小白,我不过是想再见你一面。”
   
    她哑然,凡界的日子逍遥,再回仙界虽不至烦恼重重,但总觉不若凡界轻松自在,近些年她的确从未想过要主动回来。她拨弄着杯盖道:“这些年我在凡界,学到了凡人的一句话,叫作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倒是句好话。”她认真道,“其实见与不见又有什么要紧,都这么多年了。”又缓缓道,“你同她这些年也还好罢?”
   
    他皱眉道:“谁?”
   
    她就笑了笑,没说话,又拿起杯子喝了口茶,将杯子搁到桌子上方道:“姑姑给我的信里倒是提过你找我,不过没提你同她如何了,虽然我从不喜欢她,但既然你选了她,我也没什么可说,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如今我过得还不错,也希望你过得好。”
   
    他看着她客套疏离的模样,眼中流露出疲惫和悲色:“那时候我没有及时赶回来,都是我不对。”
   
    她有些惊讶地偏头看他。
   
    他道:“我让姬蘅回了她族中,对她仁义已尽。”
   
    她更加惊讶,想了想问他,:“是不是因为我离开了,才让你觉得同她相比我又重要起来?我并非负气离开,你不用……”
   
    他摇头:“从来没有人比你更重要。”
   
    她懵懂抬头:“什么?”
   
    他握住她的手,良久后松开,她摊开手掌,掌中是一只琉璃戒,戒面盛开着一朵凤羽花,似欲飞的一对凤翎。
   
    他的右手像是要抚摸她的面颊,却停在她耳畔,只是为她理了理鬓发,他看着她重复:“从来没有人比你更重要,小白。”
   
    她有些发怔,低头看手中朱红的琉璃戒,半响方道:“那时候,我真是等了很久。”
   
    她轻声道:“你没赶上成亲宴,我担心你出了事,急得不行。后来爷爷说你同……”她顿了顿,像是不愿提起那个名字,转而道,“并非旁人说什么我信什么,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同我解释,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如果那时候你能赶来同我说这句话,说从来没有人比我更重要,可能我就信了。但如今……”
   
    他闭眼道:“小白……”
   
    她却摇头笑了笑,打断他的话:“那时候在青丘等着你,我有时侯会想,你同我说过那么多话,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但后来我才知道,想那些又有什么意思,毕竟,连我脑中的那些记忆,都是被修改过的。”
   
    她抬头望向他:“帝君,我们就这样罢。这两百年我们各自也过得很好,你说是不是?”
   
    他看着她,声音沙哑:“我过得并不好。”
   
    她的手颤了颤,无意识道:“你……”又想起什么,“是我爷爷找你麻烦吗?我听说过他曾让你赠我一纸休书,爷爷气急了爱说糊涂话,即便我们分开,也不该是你给我休书,为了彼此的名声,最好还是到女娲娘娘跟前和离……”
   
    他面色平静,眼中却一片冰凉:“我不会同你和离,小白,到我死,你都是我的妻子。”
   
    她讷讷:“你今日……”
   
    他揉着额角,接着她的话道:“今日我有些可怕是不是?你不要怕。”
   
    铺在三十六天的日光已有些退去,他怔了片刻道:“碧海苍灵中,你想要的亭子已搭好了,菜园子也垦好了。仙山中的灵鸟,我让它们每个月末都到观景台前献舞,你想什么时候回去看都可以。”
   
    她愣了愣道:“我暂时……”
   
    他打断她道:“我在观景台旁给你弄了个温泉池子。灵泉旁的妙景山埋了许多玄铁,是锻造神兵的好材质。渺景山下给你开了个藏剑室,里边有两百年间我收来的剑,应该都是你喜欢的。”
   
    看着她不明所以的模样,声音终软了下来道:“以后少喝凉水,半夜不要踹被子。”
   
    她怔了一会儿,茫然道:“你为什么同我说这些?”秀眉蹙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今日她待他稳重客气,就像是个陌生人,如今却终于有些他们最亲密时光的呆模样。他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嘴唇印在她的手背上。她反应迟钝,竟忘了抽回手。他眼中便闪过一点笑,终于是被疲惫覆盖了,良久,松开她的手向她道:“你走罢。”
   
    她看着他就像是不认识,有些迷茫地问他:“帝君这是……要和我两清吗?”她低头片刻,再抬头时脸上是个更为疏离的笑,她将手中凤羽花的指环重放回他的手中,“你给我的这些……我多不要,这个我也不要,其实你不用给我这些,我们也算两清了。”
   
    他看着她离开却并未阻拦,只是在她的影子消失在三十六天天门时剧烈地咳嗽起来,赤金色的血迹沾在戒面上。重霖闻声赶上来,他有些疲惫,将指环交放入一方锦帕中交给重霖道:“她犟的厉害,此时不肯收,待我羽化后,这个无论如何让他收下。我走了,总要给她留些东西。”
   
    重霖敛眉答是,接过锦帕时,年轻的神官却忍不住落泪,垂着头,只是一滴,像朵梅花纹。
   
    是夜凤九失眠了。
   
    凤九此次回来未宿在青丘,而是借了谢孤栦在冥界的一个偏殿暂住。
   
    当年去凡界时,因明白若让爷爷晓得她怀了白滚滚,她一时半会儿别指望走出青丘的大门,是以凤九求折颜帮她瞒了此事。折颜上神一心以为她求他隐瞒,乃是因不想将白滚滚生下来,因此瞒得尽心尽力,连她小叔也没告诉一声,还暗中给了她许多极安妥的堕胎药,也不晓得是与帝君有什么深仇大恨。
   
    此回凤九牵着白滚滚回来,她自觉,如何向长辈们解释是个大问题。因这个大问题尚未寻着解决之法,是以她决定暂时不回青丘,在谢孤栦处蹲一阵子聊且度日。
   
    幽冥司终年不见日光,不比青丘物产丰饶,出门便可拔几棵安神药草,
   
    若不幸失眠,只能睁眼硬撑到天明。
   
    宿在幽冥司的次日,凤九顶着一双熊瞎子眼去找谢孤栦,谢孤栦思忖良久,给她房中送了两坛子酒,说酒乃百药之长,睡前饮点酒,正有安神妙用。
   
    当夜凤九先用小杯,再换大盏,却越喝越精神,直喝到晓鸡报晨,不仅睡意,竟连醉意也没有,且比打了鸡血还要兴奋。
   
    谢孤栦瞧她的模样片刻,判她应是心事重重,喝小酒安眠怕是行不通了,索性又往她房中送了两坛子烈酒,提点她若想安安稳稳睡一觉,将这两坛子酒齐灌进肚彻底醉倒就好了,白滚滚嘛,他帮她带几天。
   
    凤九两日两夜熬下来着实熬得有些心累,深觉谢孤栦出的这个主意,看起来虽像个馊主意,但终归也是个主意,当天下午便将两坛子烈酒灌下了肚,醉得头脑发昏,倒头便睡,倒确然睡得一个好觉。
   
    酒醒睡醒已是四日之后,凤九恍一睁眼,却瞧着谢孤栦领着叶青缇神色肃穆地坐在她床边,入定似的谢孤栦手中还抱了个呼呼大睡的白滚滚。
   
    凤九被这阵仗吓了一大跳,一时瞌睡全醒了,幸得她当日合衣而眠,否则此时第一桩事该是将榻前二人全抽出去。
   
    谢孤栦暂不提,凤九瞧着叶青缇却有些疑惑:“按理说天上迎接新晋仙者的大宴即便宴罢了,你也不该在此处呀,难道东华帝君他不曾给你定阶封品?还是他封你做了孤栦的左膀右臂?”
   
    白滚滚扭了扭,像是有些被她娘亲的嗓门吵醒的征兆,谢孤栦伸手拍了拍白滚滚的背稳住他,低声向凤九道:“你知道帝君给叶青缇封的是何仙职吗?”
   
    凤九莫名望向叶青缇。
   
    叶青缇苦笑向她道:“五月初五当日的朝会上,帝君并未赐阶定品于我。我因你之故而飞升,其实定不了阶品也没什么。但前日宴罢,帝君私下将我召入太晨宫,”他顿了一顿,“赐我这个初为神仙,资历尚浅之人为太晨宫继任帝君,说待他身去后,由重霖仙者辅佐我掌管八荒仙者名籍。”
   
    帝君还令他为仙一日便不得再见凤九,此段他隐了未提。
   
    凤九一怔,疾声问他:“你说什么?”
   
    此刻的凤九有些同四百多年前的那夜重逢,面上难得一见的惶然无措令叶青缇微有失神。
   
    那夜凤九嘶声叫出东华二字,叶青缇就一直想知道东华到底是谁,在幽冥司醒来后又听谢孤栦提过几次,好奇心便更甚。后来他略懂了些仙界之事,方知此位乃上神栦,是九重天至尊的天神。谢孤栦有一回还轻描淡写叹过一句,说一开始就是凤九先打东华帝君的主意,这种事情一般的仙想都不敢想,但凤九她不但想了还做了,后来竟然还做成功了,其实让他甚为钦佩。叶青缇就想见见这位东华帝君。
   
    青云殿的定价朝会,其实是个好时机,但叶青缇站在下首,瞧不大真切,只依稀看到是位银发紫袍威严的神仙。朝会上帝君的话不多,声音也不高,却无时无刻不透着一股冷肃之意。这位尊神在朝会上提也没提他一句,叶青缇原以为是因他同凤九之事而故意冷落他,却没想到几日后,唯有他一人被留下召入了太晨宫。
   
    那是叶青缇头一回看清东华帝君明明听说是几十万岁的上古之神,容貌却极为出色,且模样竟和他一般年轻,唯有周身的气势,确像几十万年方能沉淀而成。帝君靠坐在玉座上垂眼望着他,神色极为淡然:“这批神仙里就你一个还未定阶封品,你并非正经修仙修上来的,估计什么也做不好,那就做太晨宫的继任帝君吧,这些差使里头,就掌管仙者名籍一项还算简单。”
   
    感到衣袖被扯动时,叶青缇方从回忆中醒过神来,见凤九虽扯着他的袖子,却是在问谢孤栦,声音发颤:“方才……青缇说的什么?我没太听清。”
   
    谢孤栦神色有些悲悯道:“你并非没有听清,只是不信罢了。”
   
    凤九眼神瞬间空落,整个身子都踉跄了一下:“我去太晨宫找他。”白光一闪,人已不见踪影。
   
    叶青缇因帝君赐他的位品着实超凡,且提出此议后帝君便令座下仙伯将他看着严禁他出太晨宫,他觉得这件事着实有些异样,方寻着今晨宫中有些混乱钻了个空子跑出来。
   
    仙界他熟人不多,只得来幽冥司同谢孤栦商量,但谢孤栦甫听他说完,却是径直将他拉到了凤九的床边。
   
    他预想中,凤九听闻此事可能会觉得惊讶,但他不明白为何她竟会反常如此。
   
    同谢孤栦一道追着她行云至九重天的路上时,方听谢孤栦同他解惑道:“仙界中事,凡是上仙以上的仙者,若有封位官品,其继任者皆由该位仙者自己指定,一般都是指定同自己最有仙缘的仙者。帝君指定你为太晨宫的继任,自然是因你身上的仙泽全来源于凤九的修为,他不是同你最有仙缘,而是同凤九最有仙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