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乘龙佳婿 > 尾声2 父子君臣

尾声2 父子君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又是新年了。
  
  站在慈庆宫正殿门前,看着外间昨夜大雪纷飞后留下的雪地,三皇子想到明日那正旦大朝,想到京城街道积雪,想到可能有民宅房顶被这大雪压塌,面色不禁渐渐凝重,一时忘了裹紧身上大氅。直到突然打了个一个喷嚏,他这才醒悟过来,连忙拢了拢衣服。
  
  而这时候,庭前一群杂役正在弯腰扫雪,听到这一声喷嚏无不抬头,有人也想劝说一两句话,也好表现一下自己,却不想这位太子殿下竟是转身就立刻进去了,压根没有给他们献殷勤的机会。而太子不在,众人这心情不免有些低落,可随之一阵靴子踏雪声就传了过来。
  
  他们扭头望去,就只见一个颀长英武的年轻人兴冲冲而来,手中还提着一个包袱,身后几个随从都远远吊在后头,竟是没有一个帮忙的。然而,这等情形,所有杂役司空见惯,也没人敢上前抖机灵,纷纷低头该干啥干啥。
  
  果然,来人在经过他们身侧的时候根本没有多看一眼,而是大步冲进了正殿。至于那些远远跟来的随从们,则是非常知情识趣地在距离大门很远处就止步。当然,他们不会站在这风地里,慈庆宫两侧的庑殿廊下,可以供他们暂时休憩。
  
  进了正殿的四皇子兴高采烈地嚷嚷道:“三哥,三哥,老师的最新著作印出来啦!”
  
  本待说弟弟两句,可一听到这个消息,三皇子立时喜形于色,不假思索地吩咐道:“快拿来我看看!”
  
  四皇子就知道三皇子肯定会这么说,当下乐陶陶地将手中那沉重的包袱往书桌上一搁,打开那平平无奇的包袱皮之后,就只见里头恰是几本崭新的书。见三皇子拿起书兴致盎然地翻阅起来,随即那张脸就渐渐变得凝重,眼神渐渐发直,他终于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饶是兄弟俩素来关系密切,可这一次,三皇子却着实气得不轻,直接恨得拿着手中的书就往四皇子头上敲:“你这是一人头疼还不够,还要带挈我一块头疼是不是!你就知道这书我看不懂,所以拿来为难我!”
  
  “是是是,三哥你别生气,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嘛!”四皇子开始还不躲,被请轻轻敲了几下之后,见三皇子不依不饶,他就赶紧撒腿绕圈跑,一边跑一边讨饶道,“这是陆师兄说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毕竟这天书直接让九章堂里傻了一堆人!”
  
  三皇子这才悻悻住手。然而,他重新低头翻开书,再次仔仔细细翻了几页,可随即就头昏眼花地放下了书,揉着眉心苦笑道:“老师这是觉得九章堂现在那些人自以为能耐,所以特地写这种书来为难大家的吗?这什么《线性代数》,也未免太难了吧!”
  
  “要我说,也就和高等算学里头,曲面积分曲线积分之类的东西差不多……”
  
  四皇子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即就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三角函数之类的东西已经是天书了,没想到老师还能弄出更天书的东西,果然是一山更有一山高!”
  
  “应该说是学无止境。”三皇子有些敬畏地放下了手中的书,随即突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一个问题,立刻好奇地问道,“对了,老师这书,每卷印了多少本?”
  
  见四皇子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三皇子就微微瞪大了眼睛问道:“一百本?九章堂上下那么多年级,包括已经修业完成出去或做官,或经商,或继续做学问的,不够分吧?”
  
  知道自己的哥哥绝对没想到那个数字,四皇子就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三哥,你错了,不是一百本,而是每卷一千本。陆师兄说,最近这些年,老师每一次写书,甭管内容是否平易近人,浅显易懂,反正都会有无数人买回去看,然后看不懂就束之高阁。”
  
  “既然如此,这次的书虽说艰深,可反正也不会是例外,那印一百本肯定不够分的,索性就印一千本好了。果然,就我这会儿送书进来的功夫,几家书坊就已经排起了长队。按照陆师兄的意思,只怕还要增印……毕竟,今年是会试大比之年。”
  
  “会试又不考老师这些东西……”三皇子话一出口,他就醒悟了过来。会试确实不考这些东西,退一万步说,接下来决定一二三甲名次的殿试,其实也不考这些东西。但是,当今天子却在三年前亲自定下了殿试之后,一二甲一一引见考问的规矩。
  
  哪怕三甲进士暂时被排除在外,但一二甲加在一块,就快七八十人了,整体引见的话,对于皇帝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然而,皇帝愿意,进士们更是群情激奋,朝廷那些老大人们当然不敢拦。毕竟,日后有资格这么面见天子的,说不定还有他们的门生弟子!
  
  哪怕分到每个人头上的时间甚至不到一刻钟,这仍旧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否则,要当到多大的官,才能在皇帝面前混个脸熟?
  
  可三年前的那次殿试之后,皇帝的考问着实把很多意气风发的天子门生给问抑郁了!
  
  因为皇帝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他根本不问什么圣贤书,或问家乡田亩丁口,或问各级官员是谁,或问舟桥沟渠如何,或问仓廪存粮是否丰足,或问百姓生计如何……但最可怕的是,皇帝往往会当场考问一道算学题。
  
  当然这些算学题问的都不难,可那是实际运用——赋税、损耗、行船、军期,但对于很多为了出仕而十年寒窗苦读圣贤书的进士们而言,那仍然是如同天堑一般的存在。这么说吧,某些极端偏科的进士,甚至连九九歌都背不全,你问他赋税怎么计算……这不是挖的深坑吗?
  
  三皇子想起自家那从来不拘一格的父皇,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但脸上却不以为然地说:“可父皇就算考问进士,也绝对不止于考问到线性代数这么深奥的东西。”
  
  “可架不住有些人功利心强,想着父皇肯定会去看,于是先买一本书回去好好琢磨琢磨,然后去父皇面前卖弄呗?他们却不知道,父皇其实很厉害的,学起这些东西来简直飞快,他们这是班门弄斧!”
  
  四皇子一语道破天机,继而就呵呵笑道:“高丽那个者山君回国继承王位,不就派了一堆人来国子监吗?听说他也在拼命琢磨老师送给他的那些算学书。”
  
  “就连高丽王也为了逢迎父皇的喜好,亲自学算经,在国内成均馆都开了算科,更何况是那些期冀于出人头地的进士?三哥你不知道,从前三甲同进士被人当成是如夫人,但那也就是背后说说,毕竟同进士出身的名臣比比皆是,可现在……”
  
  “现在某些人当面就敢嘲讽同进士是小妇养的了!呵呵,还不是知道父皇怎么也没空一一考问整整三百个一二三甲进士?”
  
  面对自家四弟这极其刻薄的评价,三皇子忍不住皱了皱眉,但终究还是没有申饬提醒,而是突然屈指在人脑袋上一弹。这是往日皇帝常做的动作,如今他和四皇子明明都大了,他却把这一招学来,当作了警告,果然这一弹之后,他就看到了四皇子夸张呼痛。
  
  “三哥,你也太狠了吧!”
  
  “这是给你的教训!”
  
  三皇子也不说是教训人出言刻薄,还是教训人拿着线性代数故意坑他,轻哼一声就转身回到了座位上。然而,四皇子哪里是这么好打发的。他笑嘻嘻地绕到了三皇子身侧,随即就小声说道:“三哥,听说父皇又打算给你选妃了,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怎么都没料到人会突然说这个,三皇子顿时微微一愣,随即脸上竟是有些怅然。而见他如此,四皇子反而着了慌,当下就小声说道:“之前那位是没福气,和三哥你没关系的。我们兄弟俩长到这么大都无病无灾,平安喜乐,你可别听人胡说八道。”
  
  “我知道,你不用劝我。”三皇子伸出手去,一如小时候那般拍了拍弟弟的臂膀,这才微笑道,“老师一直都说,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反而日落星沉,此乃自然轨迹,虽有变化,却也有运行的道理。”
  
  “之前那位姑娘和我没有缘分,就在已经选中择日成婚之后突然急病去世,那自然是我的遗憾,也是她的遗憾。”毕竟,他和那位姑娘还曾经见过几面,也还算谈得来。
  
  然而,毕竟斯人已逝,而那情分又不可能如同夫妇爱侣一般深厚长远,所以,三皇子并不会拒绝父皇为他继续选太子妃。因为身为东宫储君,他不可能永远都单着。再说,如果他不立太子妃,四皇子封王纳妃的日子也会一天天拖着。
  
  这可不能和朱莹比她二哥更早成婚相提并论,毕竟男女有别,偶尔越过长幼之序,也是能够理解的。
  
  所以,三皇子对四皇子展颜一笑,轻描淡写地说:“反正有父皇掌眼,能让他看过满意之后,再由我亲自见几次,彼此畅谈之后,总不至于选错人。再者,你忘了,六哥答应我们,会去帮忙探访对方的性情喜好?”
  
  听三皇子说到阿六,四皇子顿时眉飞色舞了起来,他连连点头,刚刚那担心飞到了九霄云外,但随即就唉声叹气地反过来替阿六操心起了终身大事问题,又开始说张寿和朱莹新得了一对双生子,说那个来自佛罗伦萨的金发小子,竟是娶了那个高丽女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兄弟俩之间这天马行空的对话,方才被外间一个声音打断了:“朕还打算等你们两个说完再进来,你们倒好,竟然这么能闲侃!这除夕夜宴的时辰,你们难不成都忘了?”
  
  此话一出,别说四皇子连忙蹦了起来,随即一溜烟冲去了门口,殷勤打起门帘请了皇帝进来,就连三皇子也起身诚惶诚恐地快步来到门口,可还来不及行礼,就已经看到了皇帝一步跨进了门槛,于是只来得及叫出一声父皇。
  
  “你们兄弟俩还是和从前一样,无话不谈。”
  
  打趣了一句之后,皇帝就词锋一转道:“明日正旦大朝,之前随船出海的明使,有一十八人已经返回,他们也会在朝贺之列。这其中,有些带来了海外方物,也有人带来了海外诸国的使节,但也有人遭遇风暴,仅以身免,好不容易才跟随商船得以归国。”
  
  “你们兄弟说说,应该如何定赏罚?”
  
  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突兀。毕竟,那些人固然回来了,但相对于这几年高丽日本的内战,揪出了一大堆从海盗到流亡之徒在内的众多异己分子来说,而且证明了所谓太祖后裔完全是某些人为了给自己一个大义名分,于是瞎掰的之外,终究只是一件小事。
  
  兄弟俩原本还以为,这次大朝的议题之一,是日本那边派来了大队使节进贡!要知道,那个孤悬海外的小国,曾经让元朝都曾经为之马失前蹄。
  
  就连如今对政务日渐娴熟的三皇子,都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就更别说平素尽量不去理会那些政务的四皇子了。但是,小的那个仿佛是年轻气盛,竟是率先开口说道:“当然是赏罚分明,带回使节的重赏,带回方物的小赏,而损失船只人手的罚!”
  
  “不妥!”三皇子几乎想都不想就迸出了两个字,继而就歉意地对自家四弟微微颔首,但却非常坚决地说,“海路之险不同于陆路,能够不顾烟波浩渺,葬身鱼腹的危险出使他国,就已经是勇士中的勇士,岂能因为他只身回来就加以怪罪?”
  
  “若是想让更多人前赴后继地扬帆出海,彻彻底底地了解这个天下,而不是固步自封,坐井观天,就不但不应该罚,而且还应该赏!这不是千金买马骨,而是表明朝廷的态度!顶多就是在赏的时候稍稍加以区别而已,却不能寒人之心!”
  
  “好!”皇帝终于忍不住点了点头,见四皇子竟是比自己得到夸奖还高兴,他也很欣慰兄弟俩如今年岁渐长却依旧亲密无间,少不得就调侃道,“倒是四郎,你也快到成婚的年纪了,朕不问你想娶哪家姑娘,朕只问你,想过没有,将来你怎么封王?”
  
  这话放在别的太子和普通皇子身上,绝对不是什么好话题。毕竟,本朝的皇族极其苦逼,封王要等成年,还要看功劳和才能——这其中包括并不限于读书读得好,种地种得好,就连射术高超也算,但总体来说一句话,没能耐没本事没功劳的就窝着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