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道果开始 > 第九章 终出黑狱! 感谢‘琪岳’大佬的10000打赏!

第九章 终出黑狱! 感谢‘琪岳’大佬的10000打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嘴!”
  “出来!”
  “你!出来!”
  两百矿工毫无生气聚在一处。北二区只剩下二十三人,显得稀疏。
  钱来来到陈季川跟陈少河跟前,看到溃烂恶心的嘴巴,脸上有明显厌恶神色,一眼都不愿多看。
  啪!
  啪!
  甩手两鞭子,又在陈季川、陈少河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站出来!”
  让兄弟俩站到一边。
  二人低眉顺受。
  陈季川腰背肩颈早就矫正,此刻却弯腰耸肩伏背勾头,装作以往模样。
  不多时。
  钱来将北二区二十三人全都看了个遍,又有两人被叫出列,跟陈季川他们站在一处。
  陈季川认识这两人。
  一个是孙飞,掉了大半头发,二十四岁,状貌苍老。
  另个是沈亮,脸上生疮,非常恶心,散发着不同于厌铁油脂的恶臭。
  两人低着头,疲累不堪模样。
  心底或许有怒。
  却不敢说话,不敢反抗。
  人都是这样,不到钢刀架到脖子上的地步,都还想苟活着,不敢撕破脸去反抗。
  孙飞、沈亮这些被打断了脊梁骨的黑狱矿工就是如此。
  事实上。
  陈季川与陈少河又何尝不是?
  人活在世。
  无非就是一个‘活’字。
  只不过。
  陈季川从没想着,装作病变,就能安稳出去好好过活。
  钱来这个小小监工都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待他们这些矿工——
  “要么是不担心他们这些人觉醒。”
  “要么就是自信即使他们觉醒,也报复不到他。”
  当中隐藏的含义。
  让人不寒而栗。
  好在。
  他跟陈少河各有手段,藏着翻盘、脱身的希望。
  时间一点点流逝。
  孙飞、沈亮有些不安。陈季川、陈少河也有样学样,故作不安。
  “你们兄弟俩——”
  孙飞扭头,看向陈季川二人,叹了声气,似是惋惜。
  同在北二区。
  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多矿工都彼此相识。
  如孙飞,在北二区两年,也知道陈季川、陈少河兄弟俩是最早一批黑狱矿工,更知道二人是原先永丰县‘陈家三虎’中‘笑面虎’陈云山的两个儿子。
  陈家在永丰县坏事做尽。
  到了黑狱中,也糟了报应,一家近乎死绝。眼看两兄弟长成,这下子又得了病,恐怕永丰陈家从此就要绝后了。
  这兴许就应了那句老话——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孙飞看着陈季川、陈少河,轻声叹气,摸了摸光秃秃的脑门,心里好受许多。
  “这人——”
  陈季川活了这些年,遇人无数,识人辨人有几分能耐。一眼就看出孙飞浅薄心态,心底一笑。
  冲他微微点头,便不去理会。
  倒是陈少河。
  看不出听不出什么名堂,但看到孙飞看过来的眼神,心里有些不舒服。陈少河脸上没有表情变化,暗里却仔细琢磨,这孙飞到底什么意思。
  这是四哥教给他的——
  看不清、听不懂、识不明的情况下,就不言不语,不露声色,让人也看不透他。这样不论如何,至少是打个平手。
  暗地里再好生揣摩。
  等看得多了见的多了,熟能生巧,早晚能一眼洞悉人心。
  久而久之。
  也就达到俗称的‘万物皆明’与‘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
  当然。
  在钱来这些监工以及黑狱那些大人物跟前,可别这样。
  ……
  一番清点结束。
  包括陈季川、陈少河、孙飞、沈亮在内,一共十八名被查出各有症状的矿工。
  这些人聚在一处,被八名黑甲驱赶着,来到距离死亡矿山两三里外的一处茅屋,让十八人挤在一处住下。
  眼下雾气正浓。
  应该是要等明日一早雾气稍散的时候再出发。
  陈季川警惕。
  让陈少河安心入睡,他则在外守着。感受到些许困意的时候,就去大燕世界睡上一觉。
  现实一分钟。
  大燕六小时。
  转瞬又是精神抖擞。
  第二天。
  “起来!”
  “别睡了!”
  八名黑甲,凶神恶煞,一大早就将陈季川他们叫起来。
  赶着上路。
  陈季川悄悄去看——
  姓名:卫观
  年龄:30
  等级:3
  法术:武胜刀(第三层)
  ……
  姓名:朱并
  年龄:25
  等级:3
  法术:武胜刀(第三层)
  ……
  姓名:褚明瑞
  年龄:24
  等级:2
  法术:武胜刀(第二层)
  ……
  一眼看过。
  八名黑甲中,有四人将《武胜刀》练到第三层,另四人都只是第二层,跟钱来相仿。但穿着一身黑甲,手上兵刃看上去也颇为精良,实力至少还要再上扬些。
  “还好。”
  陈季川看过,心中松了口气。
  四个三级、四个二级。
  即使正面碰撞,他一个人也能全部解决。出其不意的话,更是轻松。又有‘陆地飞行术’,这些人即便想逃也逃不出去。
  这还不算‘控火术’四级的陈少河。
  押送的黑甲威胁不大。
  第一步‘离开死亡矿山’自此一切顺利。
  陈季川心中大石落下大半。
  暗中给陈少河递了个眼神,示意他安心。就跟着黑甲,听之任之,一天天赶路。
  每日雾气稍散就赶路,到雾气浓时歇息。
  陈季川毫不松懈。
  哪怕是进入大燕世界睡一觉,现实仅一分钟的时间,他也要让陈少河看护戒备。
  其他时间更是都在假寐警戒。
  陈季川进入大燕世界之后,对现实依旧有敏锐的感知。
  可现实中万一出事,恰巧赶上他在大燕世界苦练一天,最是疲累的时候。
  也许会出现岔子。
  几率虽小。
  不得不防。
  大燕世界来日方长。
  只要逃出黑狱,他有的是时间在大燕世界修炼,不必急于一时。
  而且这个时候即使他在大燕世界练的再厉害,现实中,在八名黑甲眼皮子底下,也没有提升实力的机会。
  没什么大用处。
  ……
  时间一天天过去。
  黑甲也警惕的紧。
  每日休息,都是两人两人轮换,始终保持有两名黑甲清醒,戒备任何一名矿工逃走。
  黑狱中。
  ‘武胜门’建造了一处处类似于‘驿站’的所在,每隔四五十里就有一处。驿站中有房屋,有少量粮食、木柴,每隔一段时间又有专人前来检查,增补。
  这让陈季川看出‘武胜门’对黑狱的重视。
  心中愈发沉重。
  夜间。
  陈季川藏在暗处,一双眼看向门口方位,那里两名黑甲看守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